庄子衣大布而补之(1),正緳系履而过魏王(2)。魏王曰:“何先生之惫邪(3)?”
庄子曰:“贫也,非惫也。士有道德不能行,惫也;衣弊履穿,贫也,非惫也,此所谓非遭时也(4)。王独不见夫腾猿乎(5)?其得柟梓豫章也(6),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(7),虽羿蓬蒙不能眄睨也(8);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(9),危行侧视(10),振动悼慄(11),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(12),处势不便,未足以逞其能也。今处昏上乱相之间,而欲无惫(13),奚可得邪?此比干之见剖心,征也夫(14)!”

【注释】
 
(1)大布,粗布。穿粗布制作又带补丁衣服。
(2)緳〔xié〕:通“絜”。带子。正緳,整理扎束好腰带。系履:鞋子已磨穿,用麻绳扎牢。魏王,魏惠王。过:至,去。
(3)惫〔bèi〕:疲乏困顿。
(4)非遭时:生不逢时,没有遇见好世道。
(5)腾猿:善于腾跃之猿猴。
(6)柟〔nán〕:“楠”的异体字。捕树为产于四川云贵各省的常绿乔木。梓:梓树,又称揪树,生长于长江以北的落叶乔木。豫章:即樟树,亦为高大乔木。
(7)揽蔓:把捉牵扯。王长:怡然自得的样子。
(8)羿:古代传说中善射的英雄。曾协助尧上射九日,下射凿齿、九婴、封稀、修蛇等害兽。蓬蒙:羿之弟子,亦是善射之人。眄睨〔miǎn nì〕:斜视瞄准。言腾猿善跃,羿与蓬蒙也难于瞄准射中。
(9)拓〔zhè〕:桑科灌木。棘:带刺的小型枣树。枳枸:桔科带刺小灌木。
(10)危行:心存畏惧,行动谨慎。
(11)悼慄:畏惧战栗。
(12)加急:过分紧张。
(13)昏上乱相:对当权君臣之责骂。
(14)比干:殷纣王之臣,因忠谏不听,被剖心而死。见:先见。征:征兆。言比干己先见将被剖心之征兆。
 
【译文】
 
庄子穿着带补丁的粗布衣,扎好腰带系好鞋子去魏王处。魏王说:“先生为何这样疲困呀?”庄子说:“是贫穷啊,不是疲困。志士有道德不得施行,是疲困;衣服破烂,鞋子磨穿,是贫穷,不是疲困,这是所谓没遭遇好世道。王难道未曾见过善于腾跃之猿猴吗?它们在柟梓豫章之类高大树林中,拉扯着树枝而怡然自得于其间,就是羿与蓬蒙之类善射者也不能瞄准射中它们。等到在拓棘枳枸之类带刺的灌木丛中,行动谨慎而左顾右盼,内心震惊畏惧战栗,此时并非由于过度紧张而筋骨不柔软灵活,而是所处形势不利,不足以施展其本领啊。现在处于昏君与乱相之时而想要不疲困,怎么可能呀?像比干被剖心,不是个显明的例证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