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子曰:“夫道,覆载万物者也,洋洋(2)乎大哉,君子不可以不刳心(3)焉。无为为之(4)之谓天,无为言之之谓德,爱人利物之谓仁,不同同之(5)之谓大,行不崖异(6)之谓宽,有万不同(7)之谓富。故执德之谓纪,德成之谓立,循于道之谓备,不以物挫志之谓完(8)。君子明于此十者,则韬(9)乎其事心之大也,沛(10)乎其为万物逝也。若然者,藏金于山,藏珠于渊;不利货财,不近贵富;不乐寿,不哀夭;不荣通,不丑穷(11)。不拘一世之利以为己私分(12),不以王天下为已处显。显则明。万物一府,死生同状。”
夫子曰:“夫道,渊乎其民也,漻乎其清也,金石不得无以鸣。故金石有声,不考(14)不鸣。万物孰能定之(15)!”。

【注释】
 
(1)夫子:指庄子。
(2)洋洋:盛大的样子。
(3)刳心:刳,剖开挖心。剔去其知觉之心、排除杂念。
(4)无为为之:以“无为”态度“为之”。
(5)不同同之:使不同的事物回归于同一的本性。
(6)崖异:伟岸,奇异。指与众不同。
(7)有万不同:内心包含万种差异。
(8)完:完美无缺。
(9)韬:容藏。
(10)沛:水流湍急的样子。
(11)不丑穷:不以困乏为耻辱。
(12)私分:个人分内的。
(13)漻〔liú〕:清澈的样子。
(14)考:敲打。
(15)万物孰能定之:万物的感应谁能够确定。
 
【译文】
 
先生说:“覆盖和托载万物的。”道,是多么广阔而盛大啊!君子不能不弃除成心、排除杂念。以无为的态度去做,叫做自然;无所作为地表达叫做德;给人带来慈爱,给万物带来利益叫做仁;使不同的事物归于同一的本性叫做大;行为与众不同叫做宽容;内心包含了万种差异叫做丰富,所以,执守自然的禀赋叫做纲纪;以道德去实践就是立身社会建功立业;遵循于道就是完备;不因外物而挫伤志向是完美无缺。君子若是理解了这十个方面,也就包含建功立业的远大心志,像湍急的流水一样汇集一处成为万物的归向。像这样,就会隐藏金子于深山,沉溺珠宝于深渊,不贪图财物,不趋求贵富,不以长寿为乐,不以短寿为悲,不以通达为荣耀,不以困乏为耻辱,不谋取天下的利益作为个人的私利,不以称王于天下作为显赫的资本。显耀就是向外彰明,但世上万物终会归于一体,生与死同一,并无差别。先生说:“道,居住如深渊,清澈而又清流。钟磬之类的乐器,不合于道,就无法发出声响。所以钟磬不敲击,它便不会作响,万物的感应,谁能够准确把握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