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之木,破为牺尊(1),青黄而文之,其断在沟中。比牺尊于沟中之断,则美恶有间矣,其于失性一也。桀跖与曾史,行义有间矣,然其失性均也。且夫失性有五:一曰五色乱目,使目不明;二曰五声乱耳,使耳不聪;三曰五臭(2)薰鼻,困惾中颡(3);四曰五味浊口,使口厉爽(4);五曰趣舍滑心(5),使性飞扬。此五者,皆生之害也。而杨墨乃始离跂(6)自以为得,非吾所谓得也。夫得者困,可以为得乎?则鸠鸮(7)之在于笼也,亦可以为得矣。且夫趣舍声色以柴其内(8),皮弁鹬冠搢笏绅修(9)以约其外,内支盈于柴栅(10),外重纆缴(11),睆睆然(12)在缴之中而自以为得,则是罪人交臂历指(13)而虎豹在于囊槛(14),亦可以为得矣。

【注释】
 
(1)牺尊:祭祀用的酒器。
(2)五臭:膻、薰、香、腥、腐称为五臭。
(3)困惾〔zōng〕:冲逆人。中颡:自鼻而通于颡。
(4)厉爽:病伤。
(5)趣舍:取舍。滑心:乱心。
(6)离跂:翘起足跟。喻用力想出人头地。
(7)鸮:小鸠。
(8)柴其内:塞在心中。
(9)皮弁鹬冠:古时的冠冕。搢笏绅修:古时的朝服。
(10)内支盈于柴栅:内心塞满了栅栏。
(11)纆缴:绳索。
(12)睆〔huǎn〕睆然:极目远望的样子。
(13)交臂历指:反受捆缚。
(14)囊槛:圈槛。
 
【译文】
 
百年的大树,伐倒剖开后雕刻成精美的酒器,再用青、黄二色彩绘出美丽的花纹,而余下的断木则弃置在山沟里。雕刻成精美酒器的一段木料比起弃置在山沟里的其余木料,美好的命运和悲惨的遭遇之间就有了差别,不过对于失去了原有的本性来说却是一样的。盗跖与曾参、史鱼,行为和道义上存在着差别,然而他们失却人所固有的真性却也是一样的。大凡丧失真性有五种情况:一是五种颜色扰乱视觉,使得眼睛看不明晰;二是五种乐音扰乱听力,使得耳朵听不真切;三是五种气味薰扰嗅觉,困扰壅塞鼻腔并且直达额顶;四是五种滋味秽浊味觉,使得口舌受到严重伤害;五是取舍的欲念迷乱心神,使得心性驰竞不息、轻浮躁动。这五种情况,都是生命的祸害。可是,杨朱、墨翟竟不停地奋力追求而自以为有所得,不过这却不是我所说的优游自得。得到什么反而为其所困,也可以说是有所得吗?那么,斑鸠鸮鸟关于笼中,也可以算是优游自得了。况且取舍于声色的欲念像柴草一样堆满内心,皮帽羽冠、朝板、宽带和长裙捆束于外,内心里充满柴草栅栏,外表上被绳索捆了一层又一层,却瞪着大眼在绳索束缚中自以为有所得,那么罪犯反绑着双手或者受到挤压五指的酷刑,以及虎豹被关在圈栅、牢笼中,也可以算是优游自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