阳子(1)之宋,宿于逆旅(2)。逆旅人有妾二人:其一人美,其一人恶(3)。恶者贵而美者贱。阳子问其故,逆旅小子(4)对曰:“其美者自美(5),吾不知其美也;其恶者自恶,吾不知其恶也。”
阳子曰:“弟子记之,行贤而去自贤(6)之行。安往而不爱哉!”

【注释】
 
(1)阳子:阳朱,见《应帝王》篇注。
(2)逆旅:旅店。
(3)恶:丑。
(4)小子:年轻人,指旅店主人。
(5)自美:自以为美。
(6)自贤:自以为贤。
 
【译文】
 
阳朱去宋国,寄宿在旅店里。旅店主人有两个小妾,其中一个漂亮,一个丑陋,丑陋的被尊宠,漂亮的被轻贱。阳朱问这是什么缘故,店主人回答说:“那个漂亮的自以为很漂亮,我却不知她哪儿漂亮;那个丑陋的自以为丑陋,我却不知她哪儿丑陋。”阳朱说:“弟子们记住,品行贤德而又能丢掉自以为贤的想法,哪里会不受爱戴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