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夫王德(1)之人,素逝而耻通于事(2),立之本原而知通于神((4)。故形非道不生,生非德不明,存形穷生(5),立德明道,非王德者邪?荡荡乎(6)!忽然出,勃然动,而万物从之乎!此谓王德之人。视乎冥冥(7),听乎无声。冥冥之中,独见晓(8)焉;无声之中,独闻和(9)焉。故深之又深,而能物焉(10),神之又神,而能精焉(11)。故其与万物接也,至无而供其求,时骋(12)而要其宿,大小长短修(13)远。”

【注释】
 
(1)王德:盛德。
(2)素逝而耻通于事:素,虚怀。逝,游。指虚怀而游,以通晓细琐之事为耻。
(3)神:神秘之境。
(4)有物采之:有外物感应它。
(5)存形穷生:保全形体延续生命。
(6)荡荡乎:浩渺盛大的样子。
(7)冥冥:幽暗、深渺的样子。
(8)晓:明晓。
(9)和:唱和,应合。
(10)能物焉:能够从中产生万物。
(11)能精焉:即能够从中产生出精神。
(12)骋:驰骋,纵放。要:总,求。宿:会聚,归宿。
(13)修:同修,高、长的意思。
 
【译文】
 
“盛德的人,虚怀而游,以沉溺于俗务为耻辱,立身于本原而智慧通达在神秘之境。他德行宽广,心思外露,有外物感应他。所以没有道就不能产生形体,德行彰明不能产生生命。保全形体延续生命、培养德行、宣扬大道,这不就是盛德之人吗?浩渺盛大啊!突然出现,突然运行,万物都在追随,这就是具有盛德的人。”道,看上去是那么幽暗深渺,听起来又是那么寂然无声。然而幽暗深渺之中却能见到光明的真迹,寂然无声之中却能听到万窍唱和的共鸣。幽深而又幽深能够从中产生万物,玄妙而又玄妙能够从中产生精神。所以道与万物相接,虚寂却能满足万物的需求,时时驰骋纵放却能总合万物成其归宿,无论是大还是小,是长还是短,是高还是远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