尧观乎(1)华。华封(2)人曰:“嘻,圣人!请祝圣人,使圣人寿。”尧曰:“辞(3)。”“使圣人富。”尧曰:“辞。”“使圣人多男子(4)。”尧曰:“辞。”封人曰:“寿、富、多男子,人之所欲也。汝独不欲,何邪?”尧曰:“多男子则多惧,富则多事,寿则多辱。是三者,非所以养德(5)也,故辞。”封人曰:“始也我以女为圣人邪,今然(6)君子也。天生万民,必授之职。多男子而授之职,则何惧之有?富而使人分之,则何事之有?夫圣人鹑居而鷇(7)食,鸟行而无彰(8)。天下有道,则与物皆昌;天下无道,则修德就间;千岁厌世,去而上僊(9);乘彼白云,至于帝乡(10);三患(11)莫至,身常无殃,则何辱之有?”封人去之尧随之曰:“请问。”封人曰:“退已!”

【注释】
 
(1)乎:于。华:地名。
(2)封:守护疆界的人。
(3)辞:谢绝,推辞。
(4)男子:男孩子。
(5)所以养德:调养无为之德的办法。
(6)然:通“乃”,竟然的意思。
(7)鹑:鹌鹑,一种无固定居巢的小鸟,“鹑居”意思就是像鹌鹑那样没有固定的居所。鷇〔kòu〕:初生待哺的小鸟,“食”意思是像初生待哺的小鸟那样无心觅求食物,这里喻指圣人随物而安。
(8)无彰:不留下踪迹。
(9)僊:“仙”字的异体字。
(10)帝乡:旧注指天和地交接的地方。
(11)三患:即前面谈到的寿、富、多男子所导致的多辱、多事和多惧。
 
【译文】
 
尧在华巡视。华地守护封疆的人说:“啊,圣人!请让我为圣人祝愿吧。”“祝愿圣人长寿。”尧说:“用不着。”“祝愿圣人富有。”尧说:“用不着。”“祝愿圣人多男儿。”尧说:“用不着。”守护封疆的人说:“寿诞、富有和多男儿,这是人们都想得到的。你偏偏不希望得到,是为什么呢?”尧说:“多个男孩子就多了一层忧惧,多财物就多出了麻烦,寿命长就会多受些困辱。这三个方面都无助于培养无为的观念和德行,所以我谢绝你对我的祝愿。”
 
守护封疆的人说:“起初我把你看作圣人呢,如今竟然是个君子。苍天让万民降生人间,必定会授给他一定的差事。男孩子多而授给他们的差事也就一定很多,有什么可忧惧的!富有了就把财物分给众人,有什么麻烦的!圣人总是像鹌鹑一样随遇而安、居无常处,像待哺的雏鸟一样觅食无心,就像鸟儿在空中飞行不留下一点踪迹;天下太平,就跟万物一同昌盛;天下纷乱,就修身养性趋就闲暇;寿诞千年而厌恶活在世上,便离开人世而升天成仙;驾驭那朵朵白云,去到天与地交接的地方;寿诞、富有、多男孩子所导致的多辱、多事、多惧都不会降临于我,身体也不会遭殃;那么还会有什么屈辱呢!”守护封疆的人离开了尧,尧却跟在他的后面,说:“希望能得到你的指教。”守护封疆的人说:“你还是回去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