尧治天下,伯成子高(1)立为诸侯。尧授舜,舜授禹,伯成子高辞为诸侯而耕。禹往见之,则耕在野。禹趋就下风(2),立而问焉(3),曰:“昔尧治天下,吾子立为诸侯;尧授舜,舜授予,而吾子辞为诸侯而耕。敢问其故何也?”子高曰:“昔尧治天下,不赏而民劝(4),不罚而民畏;今子赏罚而民且不仁;德自此衰,刑自此立,后世之乱自此始矣!夫子阖(5)行邪,无(6)落吾事。”俋俋(7)乎耕而不顾。

【注释】
 
(1)伯成子高:杜撰的人名。
(2)下风:下方。
(3)焉:用同于“之”。
(4)劝:劝勉。
(5)阖〔ché〕:通“盍”。怎么不。
(6)无:毋,不要的意思。落:荒废。
(7)俋俋〔yì〕:用力耕地的样子。
 
【译文】
 
唐尧统治天下,伯成子高立做诸侯。尧把帝位让给了舜,舜又把帝位让给了禹,伯成子高便辞去诸侯的职位而去从事耕作。夏禹前去拜见他,伯成子高正在地里耕作。夏禹快步上前居于下方,恭敬地站着问伯成子高道:“当年尧统治天下,先生立为诸侯。尧把帝位让给了舜,舜又把帝位让给了我,可是先生却辞去了诸侯的职位而来从事耕作。我冒昧地请问,这是为什么呢?”伯成子高说:“当年帝尧统治天下,不须奖励而百姓自然勤勉,不须惩罚而人民自然敬畏。如今你施行赏罚的办法而百姓还是不仁不爱,德行从此衰败,刑罚从此建立,后世之乱也就从此开始了。先生你怎么不走开呢?不要耽误我的事情!”于是低下头去用力耕地而不再理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