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彻局局(1)然笑曰:“若夫子之言,于帝王之德,犹螳螂之怒臂以当车轶(2),则必不胜任矣!且若是,则其自为处危,其观台多物,将往,投迹者(3)众。”
将闾葂覤覤然(4)惊曰:“葂也汒(5)若于夫子之所言矣,虽然,愿先生之言其风也。”
季彻曰:“大圣之治天下也,摇荡民心,使之成教易俗,举灭其贼心(6)而皆进其独志,若性之自为,而民不知其所由然。若然者,岂兄(7)尧舜之教民溟涬然(8)弟(9)之哉!欲同乎德而心居矣。”
子贡南游于楚,反(10)于晋,过汉阴,见一丈人方将为圃畦(11),凿隧而入井,抱瓮(12)而出灌,搰搰然(13)用力甚多而见功寡。子贡曰:“有械于此,一日浸百畦,用力甚寡而见功多,夫子不欲乎?”

【注释】
 
(1)局局:俯身而笑。
(2)螳螂之怒臂以当车轶:怒臂,奋臂。当,阻挡。车轶,原指车轮的印迹,引申为车轮。
(3)投迹者:投向那里的人。
(4)覤覤〔xì〕:吃惊的样子。
(5)汒〔máng〕:同“茫”。
(6)贼心:伤害他人之心。
(7)兄:看重、尊崇。
(8)溟涬然:混沌不分。
(9)弟:轻视。
(10)反:通“返”。
(11)将为圃畦:圃,菜园。畦,开畦种菜。
(12)瓮:素瓦罐。
(13)搰〔hú〕:用力的样子。一说:灌水声。
 
【译文】
 
季彻听后俯身大笑道:“像您说的这些话,对于帝王的德性,如同螳螂奋臂挡车,必然失败。如果真是这样,就会身处高危,在高楼看台上,众多的事物必将归往,奔向那里的人必定很多。”
 
将闾葂吃惊地说:“我对您的话感到迷茫。尽管如此,也请您讲一个大概。”
 
季彻说:“伟大的圣人治理天下,让百姓的性情自然生发,使他们受到教化,改变陋习,消除掉伤害别人的用心,而增进他们自我的性情修养。就像发自内心自然而然的去做,而百姓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去做。如果这样,难道要去推崇尧舜教化百姓的做法,低头甘心跟随他呢?希望顺应自然的本性而心安。”
 
子贡向南巡游到楚国。返回晋国时,在汉水的南岸,遇到一位开畦种菜的老翁,挖了一条水渠通往水井,抱着瓦罐取水浇地,费力很多但功效甚微。子贡说:“这里有一种器械,一天可以浇灌百畦菜地,用力少而功效大,您不想试试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