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弟子曰:“向之人何为者邪?夫子何故见之变容失色,终日不自反邪?”
曰:“始吾以为天下一人耳,不知复有夫人也。吾闻之夫子,事求可,功求成,用力少,见功多者,圣人之道。今徒不然。执道者德全,德全者形全,形全者神(1)全。神全者圣人之道也。托生与民并行而不知其所之,汒乎淳备哉!(2)功利机巧必忘夫人之心。若夫人者,非其志不之,非其心不为。虽以天下誉之,得其所谓,謷然(3)不顾;以天下非之,失其所谓,傥然(4)不受。天下之非誉无益损焉,是谓全德之人哉!我之谓风波之民。”(5)
反于鲁,以告孔子。孔子曰:“彼假修(6)浑沌氏(7)之术者也。识其一,不知其二;治其内,而不治其外。夫明白入素(8),无为复朴,体性抱神,以游世俗之间者,汝将固惊邪?且浑沌氏之术,予与汝何足以识之哉!”

【注释】
 
(1)神全:精神世界完备。
(2)汒乎淳备:汒通“茫”。汒乎,深远不可测。淳备,淳和,完备。
(3)謷〔ào〕然:謷通“傲”,孤高的样子。
(4)傥然:无动于衷的样子。
(5)风波之民;风波,随波逐流。喻指心神不定,为世俗牵动的人。
(6)假修:借助于修养。
(7)浑沌氏:庄子虚构的人名。
(8)入素:归于质朴。
 
【译文】
 
子贡的弟子说:“刚才的那个人是干什么的?您见到他为何会颜色突变,整天都恢复不了常态呢?”
 
子贡说:“起初我认为我的老师是天下的圣人,不知道还有刚才那位人。我听老师说:事情要考虑可行性,功业要追求成功,用力少而成效大的,才是圣人之道。如今才知道并非这样。领悟大道的人,德性完备。德性完备的人形体健全,形体健全的人精神完备。精神完备,才是圣人之道。寄托于身形与世人同行,却不知道往哪里,深远不可测而淳和完备,功利机巧不会放在他的心上。像这样的人,不符合他心志的就不去追求,不符合他本性的不去作为。即使天下人都赞赏他,只要他认为可以,便会傲然不顾;即使天下人都指责他,只要认为不可以的,便会无动于衷。天下人的指责和赞赏,对他而言,没有增益,也没有损伤,这才叫德行完备的人啊!我只是所谓的心神不定、为世俗牵动的人啊!”
 
子贡返回鲁国,把这事告诉孔子。孔子说:“他是修炼浑沌氏的主张的人,只知其一而不知其二。只顾及内在的修养,却忘记外在的修为,那些明澈素洁,真朴无为,体悟本性,护持精神并悠闲自在地遨游于世俗之间的人,你当然会感到惊讶。而且浑沌氏的主张,你我怎么能够认识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