列御寇之齐,中道而反,遇伯昏瞀人。
伯昏瞀人曰:“奚方而反?(1)”
曰:“吾惊焉。”
曰:“恶乎惊?”
曰:“吾尝食于十浆,而五浆先馈。”
伯昏瞀人曰:“若是则汝何为惊已?”
曰:“夫内诚不解(2),形谍成光(3),以外镇人心,使人轻乎贵老,而齑其所患(4)。夫浆人特为食羹之贷,多余之赢,其为利也薄,其为权也轻,而犹若是,而况于万乘之主乎!身劳于国而知尽于事。彼将任我以事,而效我以功,吾是以惊”。
伯昏瞀人曰:“善哉观乎!女处已,人将保女矣!”
无几何而往,则户外之屦满矣。伯昏瞀人北面而立,敦杖蹙之乎颐,立有间,不言而出。宾者以告列子,列子提屦,跣(5)而走,暨乎门,曰:“先生既来,曾不发药乎?”
曰:“已矣,吾固告汝曰:人将保汝,果保汝矣!非汝能使人保汝,而汝不能使人无保汝也,而焉用之感豫出异也(6)。必且有感,摇而本性(7),又无谓也。与汝游者,又莫汝告也,彼所小言,尽人毒也。莫觉莫悟,何相孰也(8)!巧者劳而知者忧,无能者无所求。饱食而遨游,泛若不系之舟,虚而遨游者也!”

所属分类:列御寇

【注释】
 
(1)奚方而反:因何故回来。奚,何。方,故、事。
(2)内诚不解:内心情欲不能缓解。诚,“情”的假借字。
(3)形谍成光:谍,动。形谍,形容举动。成光,有光仪。
(4)齑〔jī〕其所患:招致祸患。齑,聚积。
(5)跣:赤脚。
(6)而焉用之豫出异也:你何必这样讨人欢心而与众不同呢!而,尔。之,此。
(7)必且有感摇而本性:感撼。
(8)何相孰也:怎能相亲爱。孰,“熟”的本字。相孰,即相习熟。
 
【译文】
 
列御到齐国去,中途返回来,遇上伯昏瞀人。
 
伯昏瞀人问道:“什么事情使你又回来了”?
 
列御寇说:“我感到惊恐不安。”
 
伯昏瞀人说:“你为什么惊恐不安?”
 
列御寇说:“我曾在十家卖浆的店子吃饭,有五家事先就给我送来。”
 
伯昏瞀人说:“像这样的事,怎么会让你惊惶不安呢?”
 
列御寇说:“心中情欲不能排遣,形容举动会有光仪神采;以这样的外貌镇服人心,使人对我的尊重胜过对老人的尊重,这将会招致祸患。卖浆人只不过是做些小本的饮食买卖,没有多少赢余,获利微薄,权势轻微,还如此待我,更何况是万乘的国君呢?国君身体为国家损耗,才智为政事消耗,他们会把重任托付给我并考察我的功绩。我正因为这个缘故才惊惶不已。”
 
伯昏瞀人说:“你的观察与分析妙啊!你就等着吧,人们会归附你的!”
 
没过多久,伯昏瞀人前去看望列御寇,见门外摆满了鞋子。伯昏瞀人面朝北方站着,竖着拐杖撑住下巴,站了一会儿,一句话没有就出去了。接待客人的人告诉列御寇,列御寇提着鞋子,光着脚就跑了出来,赶到门口,说:“先生既然来了,怎么不说一句教导的话呢?”
 
伯昏瞀人说:“算了算了,我本来就告诉你说人们会归附你,果真归附你了。不是你能使人归附你,而是你不能使人不归附你。你何必这样讨人欢喜而显现得与众不同呢?必定是有什么东西撼动了你的本性,而你又无奈何。跟你交游的人中无人劝诫你,他们机巧的言论,全是毒害人的。你却不醒不悟,竟同他们混熟。逗人爱的智巧,你要丢掉才好。灵巧的人多劳累,聪明的人多忧患,不用智巧的人无所求。填饱肚子就自由自在地遨游,像不受缆索牵绊飘忽在水中的船只一样,这才是心境虚无而自由遨游的人。”
 
 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