庄子将死,弟子欲厚葬之。庄子曰:“吾以天地为棺椁,以日月为连璧,星辰为珠玑,万物为赍送(1)。吾葬具岂不备邪?何以加此!”弟子曰:“吾恐乌鸢(2)之食夫子也”。庄子曰:“在上为乌鸢食,在下为蝼蚁食,夺彼与此,何其偏也!”
以不平平,其平也不平;以不征征,其征也不征。明者唯为之使,神者征之。夫明之不胜神也久矣,而愚者恃其所见入于人,其功外也,不亦悲乎!

所属分类:列御寇

【注释】
 
(1)赍〔jī〕:送。
(2)鸢〔yuān〕:老鹰。
 
【译文】
 
庄子快要死的时候,弟子们打算厚葬他。庄子说:“我以天地为棺椁,以太阳和月亮为连璧,把星星当作珍珠,把万物当作陪葬品。我的丧葬用品难道还不齐备吗?还有比这更好的么!”
 
弟子们说:“我们担心乌鸦和老鹰吃掉你尸体!”
 
庄子说:“天葬让乌鸦和老鹰吃,土葬让蝼蛄和蚂蚁吃,从乌鸦老鹰那里夺过来给蝼蛄蚂蚁,为什么这样偏心呢!”
 
用不公平的方式来显示公平,这种公平不能得作公平;用不能验证的东西来求验,这种征验不能算是征验。自认聪明的人被外物支使,神全的人可以应合自然。很早就认为聪明人不及神人,而愚蠢的人还依靠他的偏见着待人事,他的功效只是表面的,这不是也很可悲吗!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