昔赵文王喜剑,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人(1),日夜相击于前,死伤者岁百余人。好之不厌(2)。如是三年,国衰。诸侯谋之。
太子悝患之,募(3)左右曰:“孰能说(4)王之意止剑士者,赐之千金。”左右曰:“庄子当能。”
太子乃使人以千金奉庄子。庄子弗受,与使者俱往见太子曰:“太子何以教周,赐周千金?”太子曰:“闻夫子明圣,谨奉千金以币从者。夫子弗受,悝尚何敢言!”
庄子曰:“闻太子所欲用周者,欲绝王之喜好也。使臣上说大王而逆王意,下不当太子(5),则身刑而死,周尚安所事金乎?使臣上说大王,下当太子,赵国何求而不得也!”太子曰:“然。吾王所见,唯剑士也。”庄子曰:“诺。周善为剑。”
太子曰:“然吾王所见剑士,皆蓬头突鬓垂冠,曼胡之缨,短后之衣,瞋目而语难(6),王乃说之(7)。今夫子必儒服而见王,事必大逆。”庄子曰:“请治剑服。”
治剑服三日,乃见太子。太子乃与见王。王脱白刃待之。庄子入殿门不趋,见王不拜。王曰:“子欲何以教寡人,使太子先?”曰:“臣闻大王喜剑,故以剑见王。”王曰:“子之剑何能禁制?”曰:“臣之剑十步一人(8),千里不留行。”王大悦之,曰:“天下无敌矣。”
庄子曰:“夫为剑者,示之以虚,开之以利,后之以发,先之以至,愿得试之。”王曰:“夫子休,就舍待命,令设戏(9)请夫子。”王乃校剑士七日,死伤者六十馀人,得五六人,使奉剑于殿下,乃召庄子。王曰:“今日试使士敦剑。”庄子曰:“望之久矣!”王曰:“夫子所御杖(10),长短何如?”曰:“臣之所奉皆可。然臣有三剑,唯王所用。请先言而后试。”

所属分类:说剑

【注释】
 
(1)夹门而客:夹门:拥门。客:作客,寄食在门下。
(2)不厌:厌:满足。不厌:不满足。
(3)募:广泛征求。
(4)说〔shuì〕:劝说,说服。
(5)不当〔dàng〕太子:不能合乎太子的心愿。当:合。
(6)瞋目而语难:瞋目:瞪着眼。语难,说话令人难堪。
(7)乃说〔yuè〕:乃:竟。说:喜悦。
(8)十步一人:在十步以内常常杀死一人。
(9)设戏:安排比赛武术盛会。
(10)御杖:御:用,持。杖:指剑。
 
【译文】
 
从前,赵文王喜好剑术,剑客有三千多人立于大门两侧。他们昼夜在国王面前击剑,一年要死伤一百多人,但文王喜好剑术,不觉厌倦。这样三年,国势衰弱,各国诸侯都想来侵略它。
 
太子悝对这桩事情很担忧,就征求身边左右的人,说:“谁能够劝说得国王回心转意,停止收养剑士的,我就赏赐他一千两金子。”身边左右的人说:“庄子必定能够。”
 
太子于是派使者带着一千两金子奉送给庄子。庄子没有接受,就和使者一同来见太子。说:“太子有什么事情请教我,要送给我一千两金子?”太子说:“我听说先生通达圣智,恭恭敬敬地奉送一千两金子,作为随从的费用。可是先生不肯接受,我还敢说什么呢?”
 
庄子说:“我听说太子所以要起用我,是为了要断绝赵王的嗜好。往上,我劝说赵王,违反了赵王的意旨;往下,也不合太子的心愿;我的身体将要受刑而死,我还用得着什么金子呢?假使,在上我说服了国王,在下也合乎太子的心愿,我想在赵国要求什么不行呢?”
 
太子说:“是的。我们赵王接见的都是些剑士啊。”庄子说:“好吧。我善于使剑。”太子说:“可是,我们赵王所见到的剑士,都是蓬散着头发,倒梳着鬓毛,戴着低垂的帽子,帽缨盘结在下巴下面,穿着后身短小的衣服,急瞪着眼睛,不爱和人讲话,国王这才喜欢他。现在,先生穿着儒服去见国王,这必然会大大地违背了国王的意旨。”庄子说:“请给我准备剑服。”
 
剑服制作了三天,庄子就去见太子。太子陪同庄子去见国王。国王把宝剑拔出剑鞘,露出白刃,正等待庄子。庄子进入宫门并不加快脚步,见到国王也不下拜。赵文王问庄子说:“您想用什么教导寡人呢,使得太子做了您的向导?”庄子说:“臣仆听说大王喜好剑术,所以就凭着我的剑术来参见大王。”赵文王说:“您的剑术,能够制止什么呢?”庄子说:“臣仆的剑术,十步取一人,千里无阻挡。”赵王听了,非常高兴说:“那是天下无敌手了。”
 
庄子说:“那善于使剑的人,要用空虚无备暗示对方,要用有利可乘引诱对方,后发制人。我愿意找机会和大王试剑。”赵文王说:“先生休息休息,暂且到馆舍里,等候命令,我命令他们做好比剑的准备,再请先生。”赵文王于是考校剑士,考校了七天,剑士死六十多人,选拔出来了五六个人,教他们捧着剑到殿下等候着,这才去召唤庄子。赵文王对庄子说:“今天试使剑士们对剑。”庄子说:“我盼望很久了。”赵文王又问庄子说:“先生所拿的武器,长短如何?”庄子说:“臣仆所使用的,长的短的都可以。可是,臣仆有三种剑,大王喜欢用哪种就用哪种,我请求先谈谈,然后使用。”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