尧之师曰许由(1),许由之师曰齧缺,齧缺之师曰王倪,王倪之师曰被衣。
尧问于许由曰:“齧缺可以配天(2)乎?吾藉(3)王倪以要之”。许由曰:“殆哉,圾(4)乎天下!齧缺之为人也,聪明叡(5)知,给(6)数以敏,其性过人,而又乃(7)以人受天。彼审(8)乎禁过,而不知过之所由生。与之配天乎?彼且乘(9)人而无天。方且本身(10)而异形,方且尊知(11)而火驰,方且为绪(12)使,方且为物絯(13),方且四顾而物应(14),方且应众宜(15),方且与(16)物化而未始有恒。夫何足以配天乎!虽然,有族有祖(17),可以为众父(18)而不可以为众父父(19)。治,乱之率(20)也,北面之祸也(21),南面之贼(22)也。”

【注释】
 
(1)许由连同以下数句中的齧缺、王倪和被衣均为人名,除许由曾见于其他典籍外,其余三人都是作者杜撰的隐士,他们清廉洁己,不同于世俗。
(2)配天:做天子。
(3)藉:借助。要:通“邀”,请的意思。
(4)圾:通“岌”,危险的意思。
(5)叡:“睿”字之异体,聪慧的意思。
(6)给:捷。数〔shuò〕:频繁,引申为快捷的意思。
(7)乃:竟。人:指人为。受:相应,调合,“受天”是说对应或调合自然的禀赋。
(8)审:明瞭。
(9)乘:趁,引申为借助。“乘人”即借助于人为。无天:抛弃自然的秉性。
(10)本身:以自身为本,把自我当作万物归向的中心。异形:改变万物固有的形迹。
(11)尊知:尊崇才智。火驰:像大火蔓延似的快速急骤,指急急忙忙地为求知和驭物而奔逐。
(12)绪:端,这里喻指细末的小事。使:役使。
(13)絯〔gāi〕:拘束。
(14)物应:为外物而应接,即应接外物的意思。
(15)应众宜:应接众多的外物而奢求处处适宜。
(16)与物外:指参预外物的变化。恒:固定不变,“未始有恒”指从不曾有过定准。
(17)祖:初始之人。
(18)父:这里指同族人中的首领,也可以理解为统领一方的官长。
(19)前一“父”字同于前一注,后一“父”字指统领众多首领或地方长官的国君,即前面所说的“天子”。
(20)率:先导。
(21)古代帝王座位向南,臣子面见国君时则面朝北方,因此“北面”乃是臣下和百姓的代称,而下句的“南面”则是国君的代称。
(22)贼:这里指象《胠箧》中田成子那样杀死国君而自立为诸侯的窃国大盗。
 
【译文】
 
尧的老师叫许由,许由的老师叫齧缺,齧缺的老师叫王倪,王倪的老师叫被衣。
 
尧问许由说:“齧缺可以做天子吗?我想借助于他的老师来请他做天子。”许由说:“恐怕天下也就危险了!齧缺这个人,耳聪目明智慧超群,行动办事快捷机敏,他天赋过人,而且竟然用人为的心智去对应并调和自然的禀赋。他明了该怎样禁止过失,不过他并不知晓过失产生的原因。让他做天子吗?他将借助于人为而抛弃天然,将会把自身看作万物归向的中心而着意改变万物固有的形迹,将会尊崇才智而急急忙忙地为求知和驭物奔走驰逐,将会被细末的琐事所役使,将会被外物所拘束,将会环顾四方,目不暇接地跟外物应接,将会应接万物而又奢求处处合宜,将会参与万物的变化而从不曾有什么定准。那样的人怎么能够做天子呢?即使这样,有了同族人的聚集,就会有一个全族的先祖;可以成为一方百姓的统领,却不能成为诸方统领的君主。治理天下,必将是天下大乱的先导,这就是臣子的灾害,国君的祸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