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(1)初有无,无有无名;一(2)之所起,有一而未形(3)。物得(4)以生谓之德;未形者(5)有分,且然无间(6)谓之命;留(7)动而生物,物成生理(8)谓之形;形体保神,各有仪则(9)谓之性。性修(10)反德,德至同于初。同乃虚,虚乃大。合喙(11)鸣。喙鸣合,与天地为合。其合缗缗(12),若愚若昏,是谓玄德,同乎大顺(13)。

【注释】
 
(1)泰:同“太”。初:始。在庄子的哲学观念中,宇宙产生于元气,元气萌动之初就叫做太初,因而“泰初”也就是宇宙的初始。
(2)一:混一的状态,指出现存在的初始形态。
(3)未形:没有形成形体。
(4)得:自得。“物得以生”是说万物从浑一的状态中产生,即所谓自得而生,外不借助于他物,内不借助于自我,不知所以产生而产生。
(5)未形者:没有形成形体时。分:区别,指所禀受的阴阳之气不尽相同。
(6)间:“閒”字之古体,今又简化为“间”,指两物之间的缝隙。
(7)留:滞静,与“动”相对应。阴气静,阳气动,阴阳二气之滞留和运动便产生物。一说“留”讲作“流”,“留动”亦即运动。
(8)生理:生命和机理。
(9)仪则:轨迹和准则。
(10)修:修养。
(11)喙〔huì〕:鸟口。
(12)缗缗〔mín〕:泯合无迹的样子。
(13)大顺:指天下回返本真之后的自然情态。
 
【译文】
 
元气萌动宇宙源起的太初一切只存在于“无”,而没有存在也就没有称谓;混一的状态就是宇宙的初始,不过混一之时,还远未形成个别的形体。万物从混一的状态中产生,这就叫做自得;未形成形体时禀受的阴阳之气已经有了区别,不过阴阳的交合却是如此吻合而无缝隙,这就叫做天命;阴气滞留阳气运动而后生成万物,万物生成生命的机理,这就叫做形体;形体守护精神,各有轨迹与法则,这就叫做本性。善于修身养性就会返归自得,自得的程度达到完美的境界就同于太初之时。同于太初之时心胸就会无比虚豁,心胸无比虚豁就能包容广大。混同合一之时说起话来就跟鸟鸣一样无心于是非和爱憎,说话跟鸟一样无别,则与天地融合而共存。混同合一是那么不露踪迹,好像蒙昧又好像是昏暗,这就叫深奥玄妙的大道,也就如同返回本真而一切归于自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