孔子曰:“凡人心险于山川,难于知天。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,人者厚貌深情。故有貌愿而益(1),有长若不肖,有顺懁而达(2),有坚而缦(3),有缓而釬(4),故其就义若渴者,其去义若热。故君子远使之而观其忠,近使之而观其敬,烦使之而观其能,卒然问焉而观其知,急与之期而观其信,委之以财而观仁,告之以危而观其节,醉之以酒而观其则,杂之以处而观其色。九征至,不肖人得矣。”
正考父一命而伛,再命而偻,三命而俯,循墙而走,孰敢不轨!如而夫(5)者,一命而吕钜(6),再命而于车上儛(7),三命而我诸父(8),孰协唐许(9)?
贼莫大乎德有心而心有睫(10),及其有睫也而内视,内视而败矣!凶德有五,中德为首,何谓中德?中德也者,有以自好也而吡(11)其所不为者也。
穷有八极,达有三必,形有六府。美、髯、长、大、壮、丽、勇、敢,八者俱过人也,因以是穷;缘循、偃佒、困畏,不若人(12)三者俱通达;知慧外通,勇动多怨,仁义多责,达生之情者傀,达于知进肖,达大命者随,达小命者遭。

所属分类:列御寇

【注释】
 
(1)貌有愿而益:愿,谨厚。益,通“溢”,骄溢。
(2)顺懁〔huān〕而达:外貌圆顺而内心直达。懁:通“环”。
(3)缦:同“慢”。
(4)釬〔hàn〕:“悍”的假借字。
(5)而夫:即凡夫。
(6)吕钜:骄矜貌。
(7)儛:作“舞”。
(8)名诸父:称呼叔伯的名号。
(9)孰协唐许:谁能同于唐尧许由的禅让之内。
(10)心有睫:心开如眼目。
(11)吡:訾,讥诮中。
(12)困畏不若人:指与人谦下无争。
 
【译文】
 
孔子说:“人心比山川还要险恶,比探知天象还要困难。自然尚有春夏秋冬和早晚变化的一定周期,人却貌容忠厚而情感内敛。有的人貌似淳厚而行为骄溢,有的人实为长者而形貌不符,有的人外貌圆顺而内心刚直,有的人外貌坚实而内心散漫,有的人表面舒缓而内心焦躁。所以人们趋义急如干渴,弃义急如避热。因此君子总是让他到远处来观察他是否忠诚,让他近身来观察他是否恭敬,让他处理繁难的事务来观察他的才能,向他突然提问来观察的心智,与他紧急期约来观察他的信用,把财物托付给他来观察他的廉洁,告诉他危难的处境来观察他的节操,让他喝醉来观察他的仪态,使男女杂处来观察他的色态。观察这九种征验,不好的人也就能挑拣出来了。”
 
正考父一命为士就曲着背,再命为大夫便躬着腰,三命为卿便俯下身子,让开大道顺着墙急步快走,像这样谁还敢不效法!如果是凡夫俗子,一命为士就会傲慢矜持,再命为大夫就会在车上手舞足蹈,三命为卿就要直呼叔伯的名号了,像这样,谁还会同唐尧、许由一样谦让呢?
 
最大的祸害莫过于有意为德而有成府,有了心眼就会内心纷扰,内心纷扰就会道德败坏?凶德有五种,以中德为首。什么叫中德?所谓中德,是指自以为是而诋毁自己所不认同的事情。
 
穷困窘迫源于八项极端,通达顺利源于三种必然,形态面貌则取决于六项府藏因素。貌美、须长、高大、魁梧、健壮、华丽、勇武、果敢,这八项都超过他人的,因而自恃傲人必然导致困窘。因循顺应、俯仰随人、怯弱谦下,这三种情况都能遇事通达。深谙智慧的人必逐外通显勇猛躁动的人必多招怨,倡导仁义的人必多责难。通晓生命实情的人心胸开阔,通晓智巧的气量狭小,通达大命的人顺应自然,通晓小命的人随遇而安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